第十二世广定大司徒巴: 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

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


主讲: 第十二世广定大司徒巴
日期: 西元2016年5月9日
地点: 斯坦福大学纪念教堂

主持人先生(注一),牧师(注二),尊贵的来宾(注三), 各位女士们, 先生们, 各位佛门兄弟姐妹们:

像我这样一位所谓灵性的人士,来到这样一个充满灵性的环境,站在这样神圣美好的殿堂,感觉真的很美妙。我想对教堂和斯坦福大学的教职员邀请我来讲述「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这一议题,表达由衷的感激之情。非常感谢。

事实上你们给了我一个很大的任务,「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从这其中能讲出百万个詞汇,也蕴藏着百万个话题。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处理这个问题的唯一方式就是简化它。所以首先我会用自己的方式简述并与你们分享。

宗教,从人类而所演绎示现。它是为了造福人,也为了让人类能造福所有其他众生而来。故此,实相就是每个有情众生与每个人之间所拥有的共同利益和信念。

各位先生女士们,而大家所共通追求,一致信仰的就是: 没人想受苦,大家都想快乐。那就是实相, 不是吗? 这样说,大家同意吗?(众答:是) 好,那这就是「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的简化版。我也可以把它套换成「多元文化世界」,或是「多元种族世界」甚至「多元有情世界」这样的字眼。你知,一切有情,大的小的,遍滿虛空,每個有情都有共同点,那就是沒人喜欢痛苦,每個有情都喜欢快乐。对我來说,这就是实相。现在我可以加多点阐述了。因为我觉得略為安心 。我已经从我的角度简化了这个标题。现在我从你们的角度来多做些解释。

实相的定义,它分两个层面,一个是相对实相 (世俗谛),另一个是究竟实相(胜义谛)。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在所有的宗教上,可以看到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特定的教条,特定的宗教仪式,特定的修持方法。看起来各个宗教间极其不同。甚至同宗教间也有某种程度的差异。但当我们谈到究竟层面上时,则所有宗教是共通一致的。

每每你们从佛陀那里祈求想得到什么,从上帝那里想得到什么时,你们总有很多的希求。有的人想要更健康,有的人想要更好的房子,有的人希望他们的孩子在教育上有成就,有些人希望他们的生意可以更好,有些人想让自己的工作更顺利,有些人想要得到心灵上的平静。人们的众多愿望都冀希着他们的信仰能提供。但在究竟层面来说,每个人的至高信仰,对佛教徒而言是佛陀。对于其他宗教,我不能真正的代表他们,但因为我曾经在许多参与的信仰研讨场合和会议中探讨这些, 我想 「主」(God) 这个字眼,或可用来代表其他宗教的信仰。这样关于「主」的究竟定义,跟「佛陀」在究竟上的定义,就能自然而然的归结为一。那就是,有一个比现在的你更伟大的一种存在。

我们知道佛陀比我,比你,比现在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伟大。因为我是一个佛教徒,所以当谈论到佛教的时候,我可以讲的很权威。然而我尊重每一个宗教。我并不是在卖弄所谓的外交辞令,我不是个长袖善舞的外交人士。事实上我是个务实的人,希望你们没有失望。

我这样说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但我从心里相信,当一个人变得纯净时,他或她从最究竟的本源觉知到的一定是纯净的、好的。从这个纯净的「我」中,除了纯净以外,不会看到其它任何东西。即使是在不纯净里,也能觉知到不纯净事物的本质终究是纯净。

在佛教里,佛陀说没有根本的恶,没有根本的坏。在究竟层面上,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是完美的。在相对层面上,目前我们有些人有时完美,有些人有時则稍微的不完美。但在究竟上,每个人都是完美的,每件事都是完美的。「好」是究竟,「坏」并不是究竟。「善」是究竟,「恶」不是究竟。所以,善与恶之间没有战争。知道吗?是那个「究竟的善」,把「恶」转化成「善」。这就是究竟。

让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你生气或嫉妒时,你知道,嫉妒是非常邪恶的。有人受苦时你不会嫉妒,而是当有人高兴时你嫉妒。你不觉认为那很坏吗?那真的很坏耶,挺吓人的。但这是事实。当人有麻烦时你不会嫉妒。你不会嫉妒着说:「哦,怎么我没有这种麻烦,而是他或她有这种麻烦呢?」你永远不会这样说。嫉妒是非常邪恶的,在我看来比愤怒更邪恶。愤怒当然也不好,但不如嫉妒那样邪恶。

你知道当你愤怒时,其他人可以看到你在生气,他们可以籍此保护自己免受你的伤害。当你生气时,你没有什么效率可言。因为愤怒使你发抖。刚才主持人提到功夫。(注:主持人开场介绍时提到仁波切会功夫。)如果你气到发抖的想打人,通常都不管用的。因为你会没有力道,没有准确度跟智慧,愤怒会占据了你的全部。

但嫉妒真的很坏。因为当有人嫉妒你时你是不会察觉到的,它会让你在毫不设防的状况下受到伤害,而那人还会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外瞧着你受苦。是的,它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坏的。我认为目前在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和过去所发生的绝大部分最恶劣的苦痛都来自于嫉妒。那些用各种不同的形式,精心算计让别人痛苦的策划,多来自嫉妒而不是愤怒。

我们来看看嫉妒。如果你开始嫉妒,你感觉到你在嫉妒时,你应该警觉并保有正念。所以当它从内心升起时,你就能觉知。 当你一旦看到并能让自己放松地只是看着它,所有因嫉妒而起的邪见就能变得清澈透明。你什么事都不必做,嫉妒就自然消散了。你甚至还能将嫉妒转化为欣赏。有人事做得很好,现在你了解到你的嫉妒竟是来自于见不得别人的好,当你了解到那是多么的愚蠢,那种想法是多么的骇人, 你肯定一点都不想跟嫉妒有什么关联了。那接下来呢?当然就会想说,为什么不呢?(Why not?) 为什么不呢?我想要快乐, 每个人也都想快乐。所以,那个人得到一点小小的快乐,一点小小的成功,一点小小的荣耀,我该为他感到高兴,为她感到高兴,为他们高兴。这才是接下来该发生的。

每个宗教,每种灵性组织都教导我们要宽容,慈悲,爱,善良,开明。这样一来当你如实修持所有这些时,你会发现它们是如此的美妙,如此的美丽。你自己则从内疗愈了自己。你可能打从内心承受过许多痛苦,但一旦你意识到,不仅仅是我一人不想受苦,所有的有情众生都不想遭受这样的痛苦。因为自身正在承受痛苦,而看到了痛苦是什么。这样,你就会深切的同情和尊重所有正在痛苦中挣扎的有情众生。依此,你会真诚地希望没有人受苦。有时候你会很惊讶自己甚至会进一步想, 让我的痛苦囊括众人的痛苦,希望我可以代替他人受苦。因为我此生已经受了这样的苦难,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就让它成为消除众人苦痛的解药吧。所以你绝对不要说:「为什么是我?」(Why me?)

当有些人遇到问题时很多时候他们会说:「为什么是我?」听到那样的话我都很痛心,真的。今后你可以改说,「为何不能是我?」(Why not me?) 如果你同意我的观点,请说:「为何不能是我?」(听众随仁波切一起复诵 Why not me?)

当有人快乐或者做的好时别嫉妒,你要说:「为何不该是他们?(Why not them?)「为何不该是他们?为何不该是他们?」(听众随仁波切一起复诵)我很高兴,至少我设法让你们从嘴里讲出这句话来。(众笑)然后,下一步,我想你们可以做到心口合一。(众又笑)

在座都是美国人。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是1981年,我后来注意到美国人,心里想什么就說什么,有什么感受就直接表达。我不能代表每个人,但至少那些与我很亲近的一些美国人他们是这样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就不是这样,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所有我认识的人都是这样的。当他们高兴时,他们表达高兴之情,当他们不快乐时,他们也会表达出他们的不快乐或默不吭声。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就会帮人一把;如果他们不愿意他们就不帮。他们还真的就不帮。

当有人帮我做了件好事时,我通常会说:「非常感谢你,我真的带给你很多麻烦。」你知道我的一些朋友会这样回我:「如果不是我想帮,我就不会为你做这些,所以别谢我」。看吧,这就是美式风格。(众笑)

所以呢,当你们刚跟着我重复的念诵那几句时,我知道你们中大部分的人是心口合一的,否则你们才不会因为我叫你们跟着念,你们就跟着我念的。我什么人啊?你们会说: 「你以为你谁啊? 敢指使我说话。」(众笑)是的,我喜欢这种方式,我什么人啊?我什么人啊?然而当我诚心地说时,你们跟着复诵,我认为这是我和所有现场听众之间的一个大成就。当然并不意味着我们该去寻找痛苦,当然不是这样。我才不会去自找苦吃,肯定不会。

我本想补充点说明,但我认为在这圣殿上,我得注意我所说的话。(仁波切转身合掌向主殿致敬。众笑)所以我不会说些我平常会在其他场合中说的话。在佛殿,在基督的圣殿,在主的圣殿,我们要注意我们说的话。是的,这非常重要,这是种尊重的表现。神圣的事物必须给予尊重。

从今天开始,我,你,我们全体所有的人,当然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来避免问题发生。但当有不好的的情况发生时我们都将该有这样的自然反应,我们要学会说:「为什么不是我?」而不是:「为什么是我?」好吗?如果它注定会发生,就让它发生在我身上。我并不是有意冒犯。我们知道什么是痛苦,但是外面很多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因此他们痛恨受苦。他们会说:「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我」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吗?要听懂箇中含义,它等于是说「为什么不是其他人呢?」我的天,我不敢相信我把这话说出了口, 但逻辑就是这样的。

当有人快乐,当有人做得好时,通常都是我们认识的人吧。嫉妒很奇怪,你不会嫉妒陌生人。如果有个人举办一个大的庆宴,大派对,你会去享受,拍照,谈论和赞美。但如果是你认识的人或是你自己的宗教,家人,朋友圈,你才会起嫉妒。你不认为这很奇怪吗?但嫉妒就是这样的。所以当有人做得好时不要说:「为什么是他?」或「为什么是她?」而要改成「为什么不该是她?」,「为什么不该是他们?」「太好了,是他。」「太好了,是她。」「我隨喜。」从今天起,我想我们应该重申一下,今后这想法要能在我们头脑里自发产生。

我的脑袋现在生出了许多想法,但我得注意那里(仁波切转身瞧瞧后面的耶稣像,众笑),我得注意我的嘴。人们认为我挺逗的,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天生就是这样,能怎办?(众笑)但是,做什么都該有個限度。幽默等等该有个界限,所以我还是乖一点的好。

我们来看看本世纪跟上个世纪的人 。我是属于二十世纪的人,你们中大多数的人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在上个世纪和本世纪的人中,有我们伟大的典范,像已故的特雷莎修女,她就是发扬人道精神的伟大典范。我们可以看到她如何实践对别人的慈爱。还有目前尚在世的,尊圣的(尊者)喇嘛*,他是个完美的典范。我们都看到他是如何在世界各地教导传播慈悲和关爱的。他自身就是慈悲和爱的化现。我们有他这样活生生的例子。这些伟人都曾经或还正在竭尽他们所能地以行动来示现,而我们作为见证人等,则应该追随他们的足迹。

没有什么好事好到我们无法去跟随的。并不是说有些事情太伟大太美好到跟我们沾不上边的。绝没这回事。对我来说,佛陀在二千六百多年前获致证悟,我也想要达致同样的证悟。这不是什么狂妄冒昧的事,这是正确的事。我想,在这神的殿堂里,耶稣基督,他曾经为人类所做的,如果我能讲几句冒昧的话,我想,我们该要跟随他,他是我们的榜样。并不是如果我们说了希望能像他一样去做他曾经为人类做过的那些好事这样的话会是错的,它应该是正确的。作为一个佛教徒我能这样说,因为我总是说:「愿我能成佛并帮助一切众生成佛。」这是佛教徒所能做的最正确的事。这不是野心,并不过分,也不是不尊重。想要成为像他一样的人,这是对佛陀最根本的尊重,对佛陀最究竟的感恩。

回到「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这个主题。目前在我们现处的这个世界,我们需要用尽一切来解决人类目前所面临的最紧迫的一个问题。

问题是什么?在哪里?问题的根源在哪?它在这里。(仁波切指着自己的头说)就在我们自己的脑袋里。我们有丰富的知识,这非常好。但是,如果我们不转化我们的知识,它就不能成为智慧。打个比方,像吃东西,当我们吃很多食物时,如果我们能够消化,它会让我们健康。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够消化并把热量燃烧掉,它就会变成肥胖。在我们这个世纪存在一个很大的危险,就是我们可能变成一群知识肥胖的人。我们知道的太多,但我们却无法将知识转化为智慧。这样知识将成为一种负担而无法发挥其利益。

斯坦福大学这地方,是个提供智慧的机构。智慧基于知识。当我看到这美丽的教堂、这坚固的教堂,我说坚固,就像红木一样。红木的枝干高高的向天空伸展,而根则深深的扎入地里,那是坚固的代表。我看到这地方每一个小细节处处都充满着坚固、美丽、思想和奉献。哦,不是的,其实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不小,都很大。(仁波切指着教堂周遭)它象征着人类并没有失去希望。在这个教育中心的中央矗立着这智慧中心。知识的最终是要能将它转化为智慧。对我来说,这是这栋教堂建築物矗立在这大学中心所带给我的涵义。那是当我一走进长廊看到这栋壮丽的建筑物时,立即跃入我脑海的想法。

我伟大的上师们总是告诉我,把你所学的好好实修并应用到你的生活中,你的知识就能转化为智慧。否则你的知识仅会留于资讯层面,你还会在那些没有这些知识的人面前因为自己知道的多变得更骄傲。所以,知识一定要能转化成为智慧。

我感觉很好,我可以再谈上几个小时,如果你们要,我可以一直讲到明天。因为在这个伟大的教育中心,有这样一个如此坚实,如此美丽,经过如此深意而建造的这样的一个精神殿堂,我简直感觉太好了。这不是一个为了做些小小祈愿,刮阵风就会被吹走的小地方。不是这样的。它经历了几次大地震都尚存无恙。你可以由这些在两次大地震之后所新增的结构,看到整个学府对于这个地方多么的珍视。他们不想它倒塌,他们要它永远矗立在这里。当然没有所谓的永久。永久是很长的时间,永久意味着数十亿的世纪。但它会存在一段以数百年计的很长的时间。起码,这是这里每个人的冀希。

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够拥有智慧的潜能,因为本初智是我们的本质。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在生活中碰到问题,如果你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三十分钟,然后坐下来,放松,冷静。冷静下来,伙计们,冷静下来,这样你就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如果当你碰到问题时变得歇斯底里,你将永远找不到解决方案,反而还会让它变得更糟。但如果你只是坐下来,冷静下来,问题的解决方案就会从内而生起。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本初的智慧,自性佛。

作为一个佛教徒,我可以大声且清晰地说,我们每一个人本身都是佛的庙宇,佛在我们每一个人当中。所以我们最好别做任何不好的事情,因为我、我们自身都是佛的庙宇。这我可以大声清楚的这样说。然而我同时也真的相信,这我不想太大声但想清楚的说,我希望我没有太冒昧。在这主的殿堂里,我们自身就是主的庙宇,主活在我们自身当中。我们最好别做任何的事情让自己变成不是。這樣不好,因為我們就是主之殿堂。我希望我没有太冒昧。但是,(仁波切大声的说)我们自身就是佛陀的庙宇,这我可一点都没狂妄。因为这是我的伟大上师们给我的教导,这是我一辈子都在试图了解的。从我一岁半到现在六十三岁,我一直在尽全力而且我会一直继续努力,直到此生结束。我祈愿我会尽未来生继续努力直到我证悟成佛。如果能在一百世里成佛,那我就算中了頭彩。(仁波切转身合掌不停的给耶稣像说抱歉,因为在教堂里口吐赌博术语不雅。听众们则给予热烈掌声。接着仁波切想到另一个替代用语。)我想可以称之为红利,大笔的红利。但如果需要一百万世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每一世我都能进步百万分之一。

这一世,我好快乐。我很高兴能与在场的各位一起,跟你们所有灵性的人士,教育界的人士,这么多善良的人士,我们都愿意为那些不在这里的人做任何我们可以做的一切。外面那里有数以几百万的人, 而我们都愿意尽我们所能让他们能够体会我们所体会到的。

我感觉极好。天啊,我感觉真好。说真的,我感觉简直就棒极了。那是我的上师们的加持。那是佛陀的加持。佛在那里(仁波切手高指向上),也在这里(仁波切手指心间)。当外在的佛陀和内在的佛陀这两者相遇时,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和它相比。我保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与之相比。

应这个杰出的学院机构及这个杰出的涵括基督教及佛教的灵性院系所要求,我十分开心与你们分享这一切。犹太教及同时在场的还有许多有其他信仰的代表,我也十分开心能与你们分享。我不是仅仅因为能站在这个讲坛上而开心, 当然这是一种加持。很多伟大的言论从这里产生,经由个人带到每个家庭。籍由在这里听到的教导和信息,很多殊胜且正向的种子被深植在这些家庭里。我当然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但是我的快乐指的并不是那样。而是在这一生,能够做我自己。我不是指那个我应该代表成为的那个人。我好像该要成为一个非常神圣,非常重要,非常伟大,非常这个,非常那个的人。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仅仅领受到我领受过的所有加持,和仅仅能够非常荣耀地修持我的修持,这些就足以让我感到非常好。每一刻都过的棒极了。

所以,我祝福你们。你们每一个人一定都有跟我相同的感受。我很确信你们也觉得很棒。你们看起来都棒极了 (众笑)。当你们大声笑时,笑声棒极了。我祈愿你们可以一直这样,让这个辉煌的智慧种子永远从你的内在成长。不仅仅为了你自己,而且也为了每一个人。如果有一刻,你改变了想法只是为了你自己而成长,那它就会停止生长。我提醒你们,所有一切好的事情都必须为了利益每一个人,所以别自私好吗?請不要自私,因为自私是所有邪恶的根源,自私是所有苦难的根源,所以即使是好事也会变坏,所以不要自私。

当然,照顾好自己,吃好睡好,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但要保持觉知与正念,有原则,有纪律,带着荣耀地去做。如果你能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荣耀,那就很好。那一定得是好的。因为如果是不好的事情,你绝不会感到荣耀的。

给你们所有最好的祝福。感谢你们来到这里,感谢你们接收到你们所接收到的一切。这不是来自我个人。我只是条电线、一个灯泡,那个电跟光是来自它的源头。今天你们所有的,接收到的加持都是来自传承,来自悉达多王子,乔达摩佛陀。谢谢。

我感恩佛陀。感恩佛陀。

接下来我要唸一段短的迴向文。(仁波切用藏文唸了四句偈)

我所唸的是:

愿吾乐时吾善流向他,
愿此乐利遍布满虚空,
愿吾苦时吾承众生哀,
愿此苦海枯干不复存。

我是当真的。


注一: 主持人 斯坦福大学教授 保罗.哈里森
注二: 斯坦福大学纪念教堂牧师 斯坦福大学教授 珍.萧
注三: 在场的仁波切们及僧众
* 編輯

原演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AvM3GTXRtc 

优酷上看 仁波切原英文演讲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0MzE5NTEwMA==.html?from=y1.4-2#paction

福田付款方法
福田掃碼付款
  • 支付寶付款
  • 微信付款
相關文章
第十二世广定大司徒巴: 多元宗教世界里的实相

福田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