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第十二世泰錫度仁波切

H.E. TAI SITU RINPOCHE


西藏的世系傳承,或曰一位轉世喇嘛的傳記,通常都包含有這位轉世者的傳承及歷史,因為當今之世的色身,只是暫住於另一個不同的身體,而他已經證悟的本質是相同的。事實上在西藏的傳統堙A有數百位的「祖古」被認證,每一座寺廟不論其規模大小,通常都會有多位祖古駐錫在那堙C其中有些轉世喇嘛,因其崇高的地位,對他們常住之處及行腳的區域,會有相當程度的影響。泰錫度(Tai Situpa)仁波切在轉世的譜系堙A已是第十二世,他的譜系可溯及超過千年之遠。他的歷史,是東藏,特別是康區(Kham),在宗教與學術發展中,不可缺的一部份,康區也就是他的主要駐錫寺廟八蚌寺(Palpung)所在之處。

他的歷史可以回溯到冠予「泰錫度」這個頭銜之前的式祖古系統,也就是印度「大成就者」(Mahasiddhas, 即great accomplishers)的年代,這些大成就者以他們的聖行及神蹟而出名。依據傳統,泰錫度是彌勒菩薩(Maitreya)的化身,即未來佛,從釋尊的年代開始,他曾多次以印度與西藏瑜珈士的外像化現。傳記中所記載的大成就者,是以多必巴(Dombipa)化現,多必巴是摩揭陀國(Magadha)的國王,也是扉入帕的弟子,是一位聖者,在他未放棄一切選擇在荒野中的修觀生活之前,他已經密秘的修持密續達十二年之久。他的另一個化身是登瑪﹒策夢(Denma Tsemang),是蓮花生大師二十五位主弟子之一,他以超人的記憶力稱著。瑪爾巴是西藏最早的重要轉世者之一(1012-1097),如前文所述,他到印度去取經,帶回了那洛巴的傳承,和一些其他的教法,以及他所翻譯的經文。他總計去了三次印度,他的傳記是今日佛教行者所最感興趣的。他是位有家室的人,是一位農夫,在各方面他都算是個壞脾氣的人,當他的愛子早夭之時,他經驗到人世的無常,但是此間在他賢慧的妻子達妹瑪(Dagmema)的協助下,他仍努力整合學術與實修兩者於他俗世的日常生活之中。

卓貢•雷千(Drogon Rechen, 1148-1218)的轉世再來,為泰錫度與噶瑪巴之間搭了一座銜接的橋樑,這個連繫到今天都仍然維繫著,卓貢•雷千是第一世噶瑪巴杜松•欽巴(Dusumkhyenpa)的根本弟子之一,從那個時候開始,噶瑪巴與泰錫度兩位高境界的轉世喇嘛,就持續維持著上師-弟子的交互關係,因此,使噶瑪噶舉傳承的教法與實修法門,得以用此方法綿延不斷的傳下來。這已經變成慣例,由噶瑪巴來認證泰錫度,並成為他主要的上師;再由泰錫度來認證噶瑪巴,將傳承再傳回給噶瑪巴。

瑪爾巴身後的另外兩位轉世瑜珈士,亦有相當高的證量,他們是耶喜•寧波(Yeshe Nyingpo)及仁夠瓦(Ringowa)。耶喜•寧波是殊勝的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希(Karma Pakshi)的弟子。另一位轉世者是一位中國的皇帝,他有超凡的精神力量,他的名字叫做「太祖」(Tai Tsu, 譯者按︰可能是指明太祖),他是第五世大寶法王德新•謝巴(Teshin Shekpa)的弟子,他具有天眼(Clairvoyant),能夠看到他老師頭頂上的寶冠,這是常人之眼所見不到的,所以他製作了一頂形狀與他所見到的寶冠相似的寶冠,獻給噶瑪巴,並且請噶瑪巴戴上此寶冠,如此就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它,並且由於看到象徵內在高度證悟的寶冠,而能由此獲得助益。這個獻貢,成為「黑寶冠冠儀」(Black Crown Ceremony)傳統的起始,從此噶瑪巴以此聞名,而且此一冠冕儀式一直延續到今天。

卻吉•嘉辰(Chokyi Gyaltsen, 1377-1448) 是第一位擁有泰錫度頭銜的轉世者,是在西元1407年,由中國明朝的永樂皇帝所給與的名號。中文的完整名號相當的長,一般只取縮寫的「廣定泰錫度」(Kuang Ting Tai Situ),代表它的要點,意義是「崇高的、不可動搖的、偉大的大師,是指令的持有者」。卻吉•嘉辰是第五世噶瑪巴的一位親近弟子,噶瑪巴認命他為噶瑪貢寺(Karma Gon)的首席教師,此寺乃是噶瑪巴當時的主要寺廟,座落於東藏。


第二世泰錫度塔西•南嘉(Tashi Namgyal, 1450-1497),是第六世噶瑪巴認證並主持冠冕的,噶瑪巴後來還將噶瑪貢寺交到他手中。噶瑪貢寺(建於西元1185年)以它的圖書館聞名,堶惘玲瓣F許多梵文的經典,和裝飾這些經典的精緻藝術品,直到它最近才被破壞之前,它提供了獨具的最好的西藏雕刻品、塑像、繪畫,及學術。它是噶瑪巴最早的駐錫地,是由第一世噶瑪巴杜松•欽巴(1110-1198)所建。

第三世泰錫度塔西•巴就(Tashi Paljor, 1498-1541), 和第四世泰錫度仁波切卻吉•枸恰(Chokyi Gocha, 1542-1585), 繼續做利於噶瑪貢寺的事業,以及利益東藏地區他影響所及的其他寺廟。錫度•塔西•巴就認證了第八世的噶瑪巴米卻多傑(Mikyo Dorje, 1507-1554), 且成為他的主要老師之一,而第八世大寶法王後來又成為第四世泰錫度仁波切的老師。

卻吉•嘉辰•帕桑(Chokyi Gyaltsen Palsang, 1586-1657) 是第五世的泰錫度仁波切,是被第九世大寶法王妄去•多傑(Wangchuk Dorje)所認證出來,他為泰錫度仁波切行紅寶冠(Red Crown)的冠冕典禮,以表彰泰錫度仁波切在精神方面的高度成就。第五世的泰錫度仁波切,在噶瑪巴離開西藏到中國去的時候,建立了一座規模龐大的葉摩吉寺廟(Yermoche Monastery),又替其他現存的寺廟加蓋了一些建築。

泰錫度•米放•卻嘉•熱添(Mipham Chogyal Rabten, 1658-1682)是第六世的泰錫度祖古,典籍堸O載道,他是一位具有神通的瑜珈士,此點對於當今唯物論者的心靈,似乎太神奇,譬如︰以陽光來穿念珠,在石頭上留下足印等等。

第七世泰錫度仁波切瑪維•寧瑪(Mawe Nyima, 1683-1698), 是林(Ling)國王的兒子,他在早年便捨報了。

在所有的轉世堙A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卻吉•炯聶(Chokyi Jungne, 1700-1774), 到目前為止,最特別的一位。他是位具高度內明的智者,一位梵文的學者,一位醫生,和一位創新的唐卡(Thangka)畫家。當他還是位小孩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位聰明的學者,而且,以具有正確預知未來的能力而聞名。西元1727年,他在德給(Dege)建立了八蚌寺(Palpung), 後來該寺成為泰錫度仁波切的駐錫地,他與第十二世噶瑪巴絳典•多傑(Changchup Dorje)一起被邀請到中國,但他留下來照顧寺廟。當噶瑪巴與第八世夏瑪(Shamarpa)仁波切,在中國相繼逝世之後,卻吉•炯聶除他自己的寺廟外又擔負起噶瑪巴寺廟的責任。他成為第十三世噶瑪巴堆督•多傑(Dudul Dorje)、第九世夏瑪仁波切,和德給國王天巴•策應(Tenpa Tsering)的老師。德給國王請求卻吉•炯聶重新印行《甘珠爾》及《丹珠爾》,所以在國王的支持之下,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於倫住天(Lhundrup Teng,譯註:即德給的首府)建造了德給印刷廠(Dege Printing Press),在那埵L製的法本與經典品質非常高,甚至到現代都被重印,保存在世界各地的西藏文獻。卻吉•炯聶同時是一位語言學家,他教授梵文、尼泊爾文(Nepali),和中文,他的藏文文法著作,到今天仍被使用著。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曾到西藏、尼泊爾,和中國各地旅行,他有許多關於天文學、醫學的著作,他建立了繪畫與水彩畫的風格,並由他的學生繼續發展和傳遞下去。八蚌寺本身成為西藏最重要的寺廟中心之一,它自己發展出獨特的學術與藝術傳統,照耀到其他較次要的寺廟,地點遠及新疆、雲南、青海,和四川。在德給王的贊助之下,除八蚌寺之外,他建立了許多寺廟。

錫度•卻吉•炯聶對當時在許多寺廟散播的偽善及貪婪有很直率的批評,他對這些自己破了戒的人感到痛心,這些人為了利用他人賺取利益和美名,而犧牲掉自己的慈悲心!他在一首詩奡y述這些人猶如「佯裝的上師」(charlatan gurus),他們「證得了十四根本墮落的悉地(siddhi, 意譯為成就)」,還有「漫無目的的種下了地獄的種子」。卻吉•炯聶是學生的精神導師,學生們後來有許多也成為大師。他在圓寂前,很詳細的預言了他下一世再來的情況。

第九世泰錫度仁波切貝瑪•寧傑•汪波(Pema Nyinje Wangpo, 1774-1853), 在很小時候就通達了各種學術訓練,八蚌寺的學術風氣,在他的影響之下,促進了佛教思想的再興。他認證了一位內在心靈偉大的小孩,後來成為著名的蔣貢•康楚•羅卓•泰耶(Jamgon Kongtrul Lodro Thaye), 也就是十九世紀復興,現在稱做「利美」(Rime)運動,或稱 「不分宗派」運動的發起人。蔣貢•康楚•羅卓•泰耶(1813-1899) 是西藏歷史中真正很卓越的學者之一,他吸收各個不同教系的殊勝知識,從他出生的苯教家庭的苯教法教,到他所轉世的其他教系的法教,他都去學習。錫度•貝瑪•寧傑具有認證天才的能力,並且他還教養他們,他做這些事是從來不分派系的,而在當時派系是很分明的。結果,在他身邊,有一些當時最高尚的心靈者圍繞著他,他是第十四世噶瑪巴主要老師之一,他與瑜珈士秋吉•林巴(Chog gyur Lingpa)及蔣揚•欽哲•汪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關係密切,他們後來成為寧瑪與噶舉傳承中的重要人物。第九世泰錫度仁波切,將他一生最後的三十年,花在長期閉關修行上,在當時,他常常令他的僧眾感到驚訝,因為他似乎無遠弗屆的,可以在閉關之中掌理寺廟堛漕が。有個故事是記載他怎樣告誡一位出家眾不要飲酒,令這位僧侶大吃一驚,因為他很自然的以為他已經掩飾得很好,最起碼他應該不會被閉在關房內的頂頭喇嘛察覺才對。

錫度•貝瑪•昆桑(Pema Kunsang, 1854-1885) 是第十世的泰錫波仁波切,是由他前一世的學生,第十四世大寶法王及蔣貢•康楚•羅卓•泰耶所認證及冠冕的,他將這相形之下較短的一生,用在瑜珈士的修行上,由禪修當中他開展出許多特殊的能力。


第十一世也就是最近的前世泰錫度仁波切,貝瑪•汪卻•嘉波(Pema Wangchok Gyalpo, 1886-1952),是另一位負盛名的轉世者,他有許多神通,且作品豐富,他確實是位很特別的人物。還活著並記得他的人,還不繼的談說他的軼事,他是如何如何嚴苛、堅定的持守戒律。他拓展了八蚌寺,八蚌寺在當時已是管理精神與俗世需求的中心,照顧中藏與東藏不同郡縣的十三所寺廟。他的代表,被派到各個區域,去處理種種行政與宗教上的事務。他自已則不斷的四處旅行教學,並為一百八十幾所廟重整戒律及法教。由於他對寺廟財產嚴格看管的名聲,使得每個人對他都很敬畏,他對於犯錯者,會毫不遲疑的給與懲罰。他沒有見到第十五世噶瑪巴的預言信之前,就認證出了第十六世的噶瑪巴,那封信被一位畏懼錫度•貝瑪•汪卻的逃亡僧侶搶走,最後,當那封信被找到展示之後,證實了泰錫度仁波切認證的祖古正確無誤,且每個細微處都相合。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是第十六世噶瑪巴的主要老師。

當今的泰錫度仁波切貝瑪•通永•寧吉(Pema Tonyo Nyinje),生於西元1954年,是藏歷的男性木馬年,地點是東藏德給地區的白玉(Palyul),劉姓務農的家庭。他的誕生,伴隨著引人注目的徵兆,這些徵兆都是高境界轉世喇嘛所見的,包括被第十六世噶瑪巴認證。當噶瑪巴感應到第十二世泰錫度仁波切就要降生的時候,他正巧與達賴喇嘛造訪北京,於是他寫了一封信,清清楚楚的描述其父母親的特徵及所住的地點,那封信,伴隨著誕生時無誤的徵兆,一些不尋常的物理現象,諸如屋內的彩虹和地震等等,使得他們正確的認證了今世的泰錫度仁波切。在十八個月大的時候,他就被護送著進了他自己的寺廟,八蚌寺,依傳統由噶瑪巴為他行冠冕儀式。當東藏政局危急的時候,他被帶到噶瑪巴的主要寺廟,位於中藏近羊八井(Yangpachen)之處的祖普寺(Tsurphu),接受他此世第一次的紅寶冠冠儀,這是從第九世大寶法王為第五世泰錫度仁波切加冕紅寶冠之後,就一直延續下來的傳統。他在祖普寺住了一年,在五歲的時候,他離開了西藏,與他的隨從到了不丹(Bhutan),在那兒吉美多傑國王(King Jigme Dorje),與母后(Queen Mother)曾是前世泰錫度仁波切貝瑪•汪卻的弟子。後來他又到了錫金(Sikkim),它住在干托(Gangktok, 錫金首都),一直到他感染肺結核為止,那時他搬到了大吉嶺(Darjeeling),那娷鷘敻瓥璁鼽近。他在病癒之後,回到錫金,這次是到隆德寺(Rumtek Monastery),在那堨L接受了噶瑪巴照顧,並在噶瑪巴的指導下,接受正式的宗教訓練。

當今的泰錫度仁波切還是位孩童的時候,雖然曾是大寺廟的領袖,卻必須為他自己和他的少數隨從奮鬥謀生,因為突然間他們都成了印度的難民,他和他的三位僧眾,幾乎無以為繼,直到美國一個救難機構提供年輕喇嘛資助。諾拉•瑪克蓋蕊(Nola McGarry)是他美國的養母,提供他的生活所需,直到他長大,她以寫信的方式或寄書給他讀,來鼓勵他學英文,直到1982年她才見到他,也就是在他第一次美國開示之旅時。

在二十二歲時,泰錫度仁波切就被授命建立自己的新寺廟,是德給與納千(Nangchen)地方的弟子們供養給他的土地,在噶瑪巴的祝福與鼓勵之下,他離開錫金到喜馬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是北印度喜馬拉雅山區的一個州,在那兒,他在山丘的森林地建了一些營帳,是靠近帕蘭波(Palampur)的地方,比鄰藏人社區比爾(Bir),他開始「智慧林」(Sherab Ling, 音譯為「雪樂林」)寺廟的建築。

五年來智慧林慢慢成長,和僧侶在一起的還有一小群西方的學生,有些人則贊助閉關關房的建築,有了關房,人們就可以在泰錫度仁波切的領導下,進行嚴謹的閉關禪修。他在1981年第一次訪問西方,是到蘇格蘭的三昧耶林西藏中心(Samye Ling Tibetan Centre)講學,他第一次的美國教學之旅是1982年,他曾非正式的到過美國一次,是在十六世大寶法王於芝加哥圓寂之時去的,那是1981年11月份的事。他也到東南亞講學,從那個時候開始,他的事業就分為國際性的教學之旅,及他自己在喜馬偕爾邦小山上的寧靜寺廟兩部份。

他的角色除了是一位佛教僧侶、老師,和寺廟頒導者之外,泰錫度仁波切還特別關心世界的和平,因此有了1989年「喚起和平的朝聖之旅」活動,那是一次集世界宗教頒袖與人權組織代表於一堂的活動,他們努力慢慢發展出實際的方法,使人們能主動的去開展自己內在與外在的和平。他想將佛法的道理與別人分享,這使得他他在1983年,成立了彌勒學社(Maitreya Institute),在這個討論會堙A各種不同精神發展的領域,可以被探討,彼此分享,透過藝術、哲學、心理學和治療藝術,是不分派系,也沒有宗教歧視的。

第十二世泰錫度仁波切以及特有的書晝方式闡釋大手印等佛法深意,這些錫度之作,一經出版即被世界弟子爭相請購收藏。泰錫度仁波切的一貫思想是要將一切有用的,但非常深奧的佛法思想,提煉淬取出來,經其以現代人的語言和表達方式,使那些艱澀難明之佛理可以應用到我們每天的生活之中,不僅佛教徒,甚至非佛教徒,都一樣可以理解,並獲益其中。

泰錫度仁波切* 又譯為大司徒仁波切

原文刊載於大司徒仁波切所著之 <<相對世界 究竟的心>>,是由英文版譯者撰寫的前言,經由大司徒仁波切私人秘書喇嘛塔南同意,本網站於此登出.本站就小部分文字作了些少補充修改,以便大家理解.

本網站中有關 大司徒仁波切 (泰錫度仁波切) 之資料

*大司徒仁波切 (泰錫度仁波切) 簡介

 * 大司徒仁波切印度主寺 ~ 八蚌智慧林 介紹

 * 大司徒仁波切紅金剛寶冠之由來 詳文

* 大司徒仁波切歷史照片  詳文

*大司徒仁波切繪畫作品欣賞 [1] [2] [3]

本網站已登出的仁波切之佛學開示一 & 開示二 更多開示與介紹可見

大司徒仁波切(泰錫度仁波切)
中文網站

Last update: 08-Mar-2005